他的名气才被压了下去

- 编辑:admin -

他的名气才被压了下去

 张若尘将剑一收,重新站直了身体,道:“前辈,你在说什么?”
 
    “你别装着不认识我,我知道,你就是张若尘,就是八百年前的那一个人。”孔兰攸道。
 
    张若尘依旧十分平静,道:“对不起,我不知道前辈与这一柄剑以前的主人,到底是什么关系。但是,我可以肯定,我并不是前辈要找的那一个人。晚辈冒昧的问一句,八百年前的那个人,是否还活着?”
 
    孔兰攸的眼中露出一丝苦涩,后退了一步,摇了摇头,道:“他……他已经死了,八百年前,我亲眼看见,他死在我的面前。”
 
    看到孔兰攸那一副沉痛的模样,张若尘也是无比酸涩,道:“既然如此,前辈应该学会放下。八百年都已经过去,逝者,早就已经离开,化为了一抔黄土,活着的人,不应该继续沉浸在悲伤之中。”
 
    孔兰攸深吸了一口气,闭上双眼,道:“你退下!”
 
    张若尘点了点头,向后退了三步,随后,转过身,与鲁有财和聂红楼,一起退出竹林,离开了这一座府邸。
 
    孔兰攸独自一人,站在竹林之中,自言自语的道:“你觉得是他吗?”
 
    虚空中,响起一个苍老的声音,道:“很像,但是,却绝对不是同一个人。而且,他像是知道一些当年的事,刻意在隐瞒着什么。此人,有些古怪。”
 
    孔兰攸重新睁开双眼,眼神变得冷锐,道:“既然造化生剑能够接受他,那就说明,他和当年的那个人,必定是有一些关系。他的身上,到底隐藏着什么秘密呢?”
 
    ……
 
    …………
 
    回到武市驿馆,张若尘的心久久无法平静。
 
    “孔兰攸怎么会和神剑圣地有联系?她的修为,到底达到了什么境界?她说,她亲眼看见我死在她的面前,她和池瑶到底有没有联系?当年的事,到底与她有没有关?”
 
    能够见到八百年轻的亲人,张若尘既是欣喜,却又十分惶恐。
 
    若是,就连孔兰攸也是他的敌人,那将是多么可悲的一件事?
 
    最后,张若尘收起心中的思绪,将目光盯在沉渊古剑的上面,道:“既来之,则安之。只要我足够强大,将来自然能够找出真相。”
 
    “哗!”
 
    沉渊古剑飞了起来,剑尖向下,剑柄向上,悬浮在张若尘的身前,缓缓旋转。
 
    一道道铭纹,在剑体上流动,就像蛛网一般。
 
    “一百零八道基础铭纹,十八道中级铭纹。以沉渊古剑现在的品阶,应该已经算是初步跨入圣器的级别。”
 
    沉渊古剑可以吸收别的战兵,不断变得强大,就像池瑶女皇的滴血剑,可以不断吸收生灵的血液,最终成长为一柄盖世神剑,让整个昆仑界的修士都为之颤抖。
 
    只要炼化足够多的战兵,沉渊古剑也一定能够成长到与滴血剑同等级别的程度。
 
    圣器分为三个级别:百纹圣器,千纹圣器,万纹圣器。
 
    所谓百纹圣器,指的就是,战兵刻录有一百道以上的基础铭纹,十道以上的中级铭纹。
 
    铭纹越多,威力越强。
 
    现在,沉渊古剑,在圣器之中,只能算是最低品级。
 
    当然,能够跨入圣器级别,哪怕只是最弱的圣器,爆发出来的威力,也是无比强大。
 
    张若尘双手握住剑柄,将真气注入其中,不断将剑体中的铭纹激活。
 
    渐渐地,沉渊古剑变得越来越沉重,光芒也越来越强盛。
 
    以张若尘现在天极境中极位的修为,只能将剑体中第七十二道基础铭纹激活,大概可以发挥出,圣剑一成的威力。
 
    只有将剑中的铭纹完全激活,才能发挥出圣剑的全部威力。
 
    “镇魂立影。”
 
    张若尘双手持剑,拖出一道长长的剑影,劈斩了下去。
 
    一柄长达七丈的巨剑虚影,浮现在沉渊古剑的上方,垂直的落下,击在地面。轰的一声,剑气将大地刺穿,留下一个幽深的剑坑。
 
    “这一剑的力量,应该已经接近鱼龙第一变的修士的全力一击。”
 
    随后,张若尘又将武魂释放出来,悬浮在头顶,以武魂操控天地灵气,不断将天地灵气注入剑体。
 
    要知道,张若尘现在的武魂强度,堪比鱼龙第六变,已经达到他现在修为的极致。
 
    在调动武魂的情况下,张若尘激活剑体中的九十九道基础铭纹,沉渊古剑爆发出来的气息,变得更加强大。
 
    “唰唰!”
 
    在沉渊古剑的引动之下,天地灵气凝聚出成百上千道剑形气体,围绕张若尘飞行,就如一**的剑雨。
 
    张若尘的手臂一挥,将沉渊古剑劈了出去。
 
    顿时,无数剑气也跟着飞出去,撞击在武市驿馆的阵法光壁上面,发出一圈圈水纹一样的涟漪。
 
    “看来以我现在的修为,还远远无法发挥出沉渊古剑的真正威力。”
 
    张若尘重新盘坐在地,将沉渊古剑插在地上,同时,又将十阶真武宝器级别的紫雷剑取出来。
 
    沉渊古剑自动飞起,击在紫雷剑的剑身上面,发出一声巨响,在紫雷剑的表面击出一道裂纹。
 
    “哗!”
 
    沉渊古剑的剑尖,涌出一缕缕黑色的光华,急速旋转起来,形成一个黑色的漩涡。
 
    紫雷剑分裂成一粒粒金属颗粒,飞进漩涡,融入沉渊古剑。
 
    没过多久,紫雷剑就完全消失不见。
 
    张若尘再次提起沉渊古剑,发现剑体不仅变得更加沉重,而且,剑中也多了一道“电”属性的基础铭纹。
 
    基础铭纹的总数,达到一百零九道。
 
    “难道每吸收一件战兵,沉渊古剑就会增加一道铭纹?”
 
    为了印证猜想,张若尘又取出十一阶真武宝物级别的龙骨长矛,使用沉渊古剑将其炼化。
 
    果然,沉渊古剑中再次多出一道基础铭纹,总数达到一百一十道。
 
    “紫雷剑和龙骨长矛皆是价值连城的神兵利器,居然只是让沉渊古剑增加了两道基础铭纹。”张若尘叹了一声。
 
    要知道,紫雷剑价值三十七万枚灵晶。
 
    龙骨长矛的价值更高,超过百万枚灵晶。
 
    若是用来购买丹药,足以让那些大型家族和宗门,培养出大批年轻弟子。
 
    现在,沉渊古剑将它们吸收,仅仅只是增加了两道基础铭纹。
 
    继续测试,张若尘又让沉渊古剑吸收了十件真武宝器。其中,两件八阶真武宝器,一件七阶真武宝器。剩下的七件,皆是七阶真武宝器以下的战兵。
 
    沉渊古剑将十件真武宝器吸收之后,居然只增加了一道基础铭纹。
 
    经过张若尘的分析,最终做出判断,沉渊古剑吸收一件九阶以上的真武宝器,可以增加一道基础铭纹。
 
    至于低于九阶的真武宝器,需要吸收十件,甚至数十件,才能让沉渊古剑增加一道基础铭纹。
 
    当然,沉渊古剑炼化战兵之后,不仅仅只是增加铭纹那么简单,而且还吸收了战兵中精气,使战剑变得更加锋利,更加坚硬。
 
    “现在,沉渊古剑是百纹圣器的级别,也不知要吸收多少战兵,才能成长到千纹圣器的级别?”
 
    圣器,十分珍贵,即便是一些半圣家族,也只拥有一、两件百纹圣器,就已经是家族的镇族之宝。
 
    只有那些底蕴深厚的圣者门阀,才可能拥有千纹圣器。
 
    接下来的两天,张若尘花费六千万枚灵晶,在武市钱庄的店铺,购买了一百件十阶真武宝器。
 
    张若尘现在最不缺的就是灵晶,就算购买了一百件十阶真武宝器,依旧还有三亿枚灵晶。
 
    以他现在掌握的灵晶和各种宝物加起来的财富,甚至,堪比一个半圣家族数百年积累的财富总和。
 
    只要能够提升沉渊古剑的威力,花费再多的灵晶都是值得。
 
 455.第455章 天级战台
 
    在时空晶石的内空间,一连花费五天时间,沉渊古剑将一百件十阶真武宝器完全吸收,转化为剑体自身的力量。
 
    至此,沉渊古剑中的基础铭纹,达到两百一十道。
 
    中级铭纹的数量,依旧是十八道。
 
    沉渊古剑的威力,提升到一个新的高度。当然,以张若尘现在的修为,还远远无法发挥出沉渊古剑的全部威力。
 
    “吸收如此多的战兵,沉渊古剑的剑灵,依旧没有完全苏醒。估计,必须要等沉渊古剑达到千纹圣器的级别,剑灵才能恢复创伤。”张若尘的心中想道。
 
    随后,张若尘在时空灵晶的内空间,修炼剑法。
 
    他的脑海中,不断浮现出与孔兰攸交手的时候的画面。
 
    简简单单的一招“天心指路”,在孔兰攸的手中,却能化腐朽为神奇,犹如四两拨千斤,轻轻松松就将张若尘击败。
 
    同样的一招剑法,在不同人的手中施展出来,发挥出来的威力,竟然会有如此大的差距。
 
    “我现在连她的一招都挡不住,一个月之内,想要挡住她十招,绝对是一个巨大的挑战。若是成功,我对力量的控制,肯定能够达到一个前所未有的高度。”
 
    整整一天,张若尘一直都在模仿孔兰攸出招的姿势和用劲的方式,希望从中领悟出一些东西。
 
    仅仅只是“天心指路”这一招,张若尘就施展了不下一千次。
 
    终于,张若尘抓住了一些奇妙的东西,察觉到孔兰攸那一招剑法中的精妙之处。
 
    就在张若尘准备静下心来,仔细体会的时候,时空晶石的外面,响起小黑的声音,“张若尘,神剑圣地的车架,已经到武市驿馆的外面来接你。他们说,三日之期已到,神剑圣地的传人已经准备好与你在天级战台公平一战。”
 
    被小黑的声音一惊,张若尘脑海中的那一股玄之又玄的感觉,突然,消失不见。
 
    张若尘想要继续捕捉那一种感觉,可是却没有任何收获。
 
    他叹息了一声,走出内空间。
 
    神剑圣地的传人,指的应该就是鲁翻天,张若尘也的确答应与他一战。
 
    “我会被孔兰攸一剑击败,不仅仅只是我对力量的掌控不够精妙,而且,我的实战经验也很不足,正好趁此机会去天级战台,战个痛快。或许,在战斗之中,我能够提升得更快。”
 
    想通之后,张若尘就登上神剑圣地的车架,向第七城区的武市斗场行去。
 
    第七城区的武市斗场,在整个东域圣城,甚至在整个东域神土都是战斗最为激烈的地方。因为,无数天之骄子,聚集在此。
 
    各个学院、武馆的弟子,随时都会进入武市斗场去战斗。他们不仅仅只是想要一战成名,更是想要通过不停战斗,磨砺自己,提升战斗经验和技巧。
 
    鲁翻天在东域本来就有很大的名气,具有神木之体,年纪轻轻就已经达到天极境,在同辈之中,少有人能够与他匹敌。
 
    这一代人,若不是出现张若尘、步千凡、帝一这样的百年难遇的逆天俊杰,以鲁翻天的资质,必定会光芒万丈,成为一个时代的标杆。
 
    只不过他生不逢时,这一个时代,不仅有数位圣体出世,还有张若尘和步千凡这种能够修炼到无上极境的人杰,所以,他的名气才被压了下去。
 
    即便如此,鲁翻天的天资依旧不容小觑,不仅突破到天极境大极位,而且,还炼化了紫云沉香木,使神木之体达到巅峰状态。
 
    在张若尘到达武市斗场之前,鲁翻天已经接连挑战了七位《天榜》武者,七战七捷。
 
是一等一的高手,几乎都有特殊的体质。而且,在黄极境、玄极境、地极境,他们也肯定都十分接近无上极境。
 
    可以说,《天榜》排名前一万位的武者,个个都是万里挑一的人杰,百年之后,他们就是昆仑界的主宰,绝大多数人都能成为一方霸主。
 
    易曲生,看上去三十来岁的样子,穿着一身淡蓝色的儒衫,嘴唇上方,留着两撇整齐的胡须,一副文士的打扮。
 
    此人,在三十八岁的时候,就达到天极境大圆满,比很多圣者门阀的传人的天资都要高。
 
    可是,今年他已经五十八岁,依旧是天极境大圆满的修为。
 
    整整二十年,也没能突破凡人的极限。
 
    尽管如此,他这二十年来,实力依旧在不断进步,一直排进《天榜》前一万位。
 
    虽然他的境界没有打破凡人武者的极限,但是,爆发出来的实力,却已经超越了那一个极限,足以和鱼龙第一变的修士抗衡。
 
    “鲁翻天,你才刚刚突破到天极境大极位,就敢挑战我,会不会太狂妄了?”易曲生手持一柄铁扇,脸上露出悠然自得的神情。
 
    在易曲生的眼中,鲁翻天毕竟还是太年轻,就算七战七胜,也没什么了不起。
 
    他在鲁翻天这个年龄的时候,又何尝不是睥睨天下,曾在武市斗场连胜三十一场。
 

你会喜欢下面的文章? You'll like the following article.